Clara Cheung

Clara Cheung

As the District Councillor in Happy Valley, Wan Chai from Jan 2020 to July 2021, CHEUNG’s recent art practice involves performance art in public space and community art projects with mixed media.   She and her partner founded C&G Artpartment in 2007.  The art space has had more than 50 art exhibitions that included over 100 artists in response to the social and cultural issues in Hong Kong. 

 

張嘉莉

2007年與拍檔,創立C&G藝術單位,歷年舉辦不下50個展覽,回應香港社會議題。近年的作品,以行為藝術與社區參與式創作為主。20201月至20217月, 曾為灣仔跑馬地區區議員。

香港⼈的神話故事⸺盧亭

香港⼈的神話故事⸺盧亭  上⽂末段談到盧亭在⾺草壟的⼩⼭丘上緩緩起來, 該畫作將有⾃⾝延續的故事。但本⽂則會分享筆者 是如何開始認識盧亭。  我於九⼗年代在香港入讀中⼩學。在學時期,對於 香港本⼟歷史的認識少之⼜少。最耳熟能詳的香港 故事是:這曾經是個⼩漁港,開埠以來成為重要的 商貿港⼝,後來再發展輕⼯業及服務業,進⼀步變 成世界⾦融中⼼。故事脈絡,完全肯定這個地⽅的 經濟成就。九⼗年代在公共圖書館借到的兒童讀物...

Read More

新界東北的景觀

新界東北的景觀 小時候曾在元朗、屯門居住,後來在北區粉嶺生活過好幾年,十多年前也積極關注菜園村事件,所以對我來說,城市與鄉郊的景觀對比,應該一點也不陌生。可是,當我在2013、14年於《新界東北STYLE 生活可以是這樣的》 巡迴藝術展中(1),看見一系列由不同藝術家在香港邊境拍攝的作品時,我還是覺得震撼。 當年正值港共政權推出迅速發展新界東北計劃,引起民間社會不滿。當中,包括一群藝術家,看不過眼政權繼菜園村後,再大力以推土機摧毀家園、破壞生態,於是他們也參與護村行動,以藝術創作去回應議題。《新界東北STYLE 》的參展藝術家當年主要在坪輋一帶,與村民一起推動不同的文化行動,向其他因種種原因未有機會接觸到香港鄉郊文化的都市人,解說「原來生活可以是這樣的」,讓更多香港人了解護村的重要。有個別的藝術家甚至在守護家園行動告一段落後,繼續留在坪輋居住,後來還與村民一起推動坪輋舞火龍慶典,一方面祈盼火龍為村莊帶來吉祥,另一方面也藉此凝聚社群。 當年的展覽中,有不少攝影作品以簡單直率的手法,呈現香港邊境風光。例如,蔡旭威以360廣角照讓觀眾從香港新界向北挑望,見到密集的高樓在深圳河以北聳立,一遍灰塵滿佈、迷霧彌漫的景象。在容學勤鏡頭下的香港夜景中,我們看到的並非都市繁華,而是在深圳過度發展的城市燈光襯托下,香港靜寂漆黑的美。  香港著名於世,莫過於商廈林立的繁華都市景觀,但隨著人類文明的逐步發展,過去二、三十年間全球的重要趨勢,反而是關注如何去補救因人類過度發展所造成的惡果: 放棄推土機式城市發展,更注重綠色生活的推廣。香港都市發展至今,早已超越「發展是硬道理」的階段。 當然,香港北部與深圳接壤的地區,自英治時期,都維持於低人口密度的鄉郊狀態,也有其軍事考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