栩翎

我是栩翎,一個平凡的香港少年。

從讀書時代至初踏社會,所學所涉均離不開政治,從小對自由國度的嚮往,使我甘願化作一枚箭羽,合眾人之力,為故土、為自由而戰。因著2019年反送中運動而成為香港第六屆(最後一屆)民選區議員,又因不甘屈服於腐敗不堪的港共政權而於2021年6月辭任。

辭任後本無打算離港,卻遇上一波又一波清算的傳聞,權衡過後,最終倉忙隻身赴英。

現正在濁世間尋找自我,卻仍努力實踐在應許之地與各人重聚。前路雖愈來愈難行,但我相信只要繼續以公義、良知為信念,香港一定會迎來真正的自由。

【孤星淚】

【孤星淚】 到訪倫敦,必定要看一齣West End歌劇,由於友人即將離開英國,於是我們便相約看《孤星淚》。 因著武漢肺炎,倫敦歌劇界停頓了好一陣子,所有的劇目都須暫停演出,至今年中才逐漸解封。《孤星淚》在這段期間也只有上演「Staged Concert」,在9月25日才恢復全劇演出。雖然如此,卻也無阻我們看劇的熱情。 記得第一次看《孤星淚》是2012年電影版,那時少不更事,更枉論知道這是出自作家雨果的改編劇目。只記得歷史課讀過法國大革命,又剛巧那年開始關心社會時政,了解到六四,經歷反國教,不免也將那些革命的畫面聯想成香港的狀況。又怎會料到,一年多後便活現眼前、又怎會想到自己成了路障後的一份子?或許是受到幾位超高階演員的演技所影響,又或許是預視到某天香港也會落得如斯情境,看過電影後那種沉鬱的心情久久不退。那是自懂性以來最深刻的一齣電影,也是唯一一齣使我不敢再看第二遍的電影。 九年過去,香港的一切彷彿翻了千重浪。歷經滄桑的我這次鼓起了莫大的勇氣走入劇院。果然不出所料,由第一首「Look Down」開始已淚流如注,至眾學生開始組織革命那幕奏起,已眼前早已變得模糊。雖然觀賞的只是音樂會,但一幕幕電影情節的畫面卻不斷在腦海中浮現。眾所週知,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曾有一首改編自來自《孤星淚》的曲目「Do you hear...

Read More

【失根的遊子】

【失根的遊子】 不論因由,身在英國的我們,是切切實實的離開了故土。 筆者受邀為「驛站」撰文之際,其實方才抵英不久。首篇文章,要寫些甚麼鼓勵的說話嗎?要叫大家抱持希望嗎?好像都做不到,惟有分享一下這數星期下來的心路歷程吧。 離開得倉卒,沒來得及好好說再見,頃刻便成了失去了根的遊子。說實話我倒挺羨慕新聞上那些扶老携幼在機場送別的家庭,而我?與很多手足一樣,離開前只告知了兩三好友,家人因擔心引來注意而沒有前來,許多摰親都是在我離開後才得知。這一別,或許是永遠;對暴政的恨,也是永恒。 失根的人,每分都為故土而喜而憂。奧運會見證香港運動員的成就,激動得在火車旅途中失儀痛哭;為著能一同在網上觀賞香港歌手的演唱會而高興;在異鄉見到香港偶像的應援廣告而興奮(必須要說作為鏡粉,即使不是hellosss,也因一幅Ian廣告而倍感鄉愁啊)。卻又為目睹眼下每天盡是荒誕,但甚麼都做不到而徹夜失眠,尤其最近港共政權彷彿著了魔似的,幾乎每天都上演清算行動。眼見各個組織團體被清算,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一一被逮捕、還押,正面臨著未知歸期的囚禁,雖他們總說著不欲再有人在牆內「團聚」,卻也為自己作為「逃兵」的內疚不已。 遊子的鬱結,至今一直未能釋懷;然而正因這份鬱結,使我一直思索在異鄉還能如何付出。然而眼前的難關,卻是關於自己的處境。 莫論過往的故事,倉惶逃離故土,初來乍到的人都必然遇上住屋與生計的問題,於我亦然。初到之際,在各樣事情上都處處碰牆,例如落地申請LOTR時關員錯誤蓋上「No work or recours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