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香港

我哋成日都講光復香港、香港自主、香港本位等等嘅口號,我哋當然知道同明白,香港作為一個獨立個體存在係有幾重要。喺政治上,我哋清楚知道香港需要「脫中」、但文化認知黎講,因為戰後長年嘅「中華教育」,令到即使係具有「天然獨」特質嘅依個世代,都殘留咗好多「中華問題」。不過,如果唔革清呢啲對香港文化嘅謬誤,光復香港係無從入手。跟住落黎,我會嘗試指出其中四樣「中華教育」想香港人相信嘅大話,並會拆解真相,最後我會再解釋點解戰後明明仲係英治時代,中華都可以滲透同影響香港。

 

一、香港係華人地方、香港文化只係有啲西方嘢嘅華人文化

 

呢個係最常聽到嘅論述。雖然香港人喺「是否中國人」呢個問題,係相對容易保持住香港人認同,但往往都好易會下意識講咗自己係「華人」,香港係華人地方。

 

英國時代以前

但香港人係咪華人呢?依個係好睇時代背景。早喺1964年,曾任新界民政署長嘅彭德(KMA Barnett),同時身為皇家亞洲學會(香港)會員及香港史專家,就已經出版論文「HONG KONG BEFORE THE CHINESE ,明確指出香港原生人種及文化,都唔係華人。原生文化係視為越/粵文化,今日喺大澳、香港仔、三聖、東龍島等地方都重見到好多古代原住民時代傳承嘅文化習俗。

 

而香港喺原住民時代到殖民地草創前嘅一段時間,亦可以視為喺原住民文化基礎之下,受到當時主導東亞世界(即滿洲、中國本部、朝鮮、日本、琉球、越南)嘅漢文化影響,而誕生嘅一種混合文化,就正如日本文化存在漢文化,但日本文化並唔係中華文化一樣。

 

英國時代以還

1841年殖民地建立之後,英國人紀錄嘅在地文化主要存在陸上同水上兩種︰陸上指呢種越漢混和嘅文化;而水上就係殘留較多原住民特質嘅文化。

 

人口構成方面,相對北面嘅清國,香港係極其開放,除咗當兵嘅印度同英國人、最初吸引嘅移民亦多係同香港原住民同族嘅一啲廣東地區水上人。而繼佢哋之後,先至到一啲黎香港嘅商賈同唔受清國歡迎嘅一啲越族基督徒。所以亦可以話,早期嘅香港,組成嘅人口大多都係越族同漢化越族,而之後就係黎自印度等地啲其他殖民地移民。所以如果要講香港係咩人嘅地方?講香港人係「印度人嘅地方」,其實比話係「華人地方」更有point。至於點解我哋成日會有咁嘅錯覺?依個就同最後會提到嘅戰後問題有關。



二、香港自豪嘅港式嘢都係中國黎

 

去到英國時代,香港本身嗰種越漢混合文化,因為面對西方事物嘅衝擊,喺戰前嘅一百年間就再揉合,變成我哋今日稱之為「香港文化」嘅東西混合產物。就咁講好似好浮,實際上佢包含咩呢?比較突出睇到嘅,就係飲食同流行文化,依啲港式嘢成日俾人當係中國嘢,但其實同中國一啲關係都冇。

 

港式飲食

例如我哋今日成日懷念嘅冰室,佢嘅起源其實係由英國嘅珈琲廳而黎,依啲珈琲廳去到唔同殖民地,揉合當地文化都誕生出唔同嘅型態,例如馬來亞嘅kopitiam、澳洲嘅澳式珈琲廳,而香港當然都唔例外。雖然中國嘅廣州同埋上海,都有用「冰室」依個名形容嘅餐廳,但依啲粵派同海派冰室,同香港嘅係完全兩回事。廣州其中一間老字號順記冰室,主力賣嘅其實係粥品同雪糕,所謂冰室其實係因為「佢Menu入邊有冰品叫」,而唔係好似香港咁作為一種特有食肆名稱,而同香港嘅冰室最接近嘅親戚,其實係澳式冰室,例如喺新南威爾斯1940年開業至今嘅大使館珈琲廳。

 

講返香港,維基又好、香港啲主流歷史學者又好,都會同你講香港冰室係戰後先興起,而具體原因係因為由中國難民帶落黎。依個講法,其實係暗示香港戰前文化不足嘅意味,上邊已經提過香港同廣州嘅冰室其實係冇傳承關係。再補充一點,香港嘅冰室最早已經喺1911年開業,即係話,香港人開始品嚐在地冰品同嘆珈琲奶茶嘅時候,鄰國當時仲忙緊打內戰。之後喺成個2、30年代嘅黃金時代,香港嘅冰室如雨後春筍咁,唔同特色、服務唔同階層嘅冰室應有盡有,冰室就正式成為香港嘅signature之一。

 

而一啲用粵式烹調手法改良嘅西餐,包括牛扒、意粉、批、撻等港式西餐食物,有時都會俾人去稱為中式乜乜、中式乜乜。不過我哋用返日本嘅情況黎睇,喺文化相撞嘅情況之下,日本一樣有出現日本化嘅西餐,依啲菜餚會叫做「和風洋食」,其實就等於香港一樣,香港只係「港風/粵風洋食」,並唔存在中式西餐。而成日講嘅上海海派西餐,的確係戰後引入香港,但佢哋嘅存在,唔可以作為忽略戰前港式西餐嘅原因。

 

流行文化

我哋講香港文化,最常提到嘅就係粵語歌同埋港產片。喺主流嘅論述入邊,好多時都會話香港嘅歌影產業,係靠上海難民喺戰後引入技術先至出現,當然佢哋咁講嘅原因,係希望香港人將自己自豪嘅嘢,都同中國link up關係。事實係點呢?戰前嘅10年代,可以話係香港流行音樂同埋電影嘅早期階段,喺20世紀頭十年,西樂已經開始本土化、而電影亦開始喺香港流行(電影約1890年代出現世上)。

 

去到20年代,一班以粵曲為基礎嘅音樂人嘗試用西樂去改良粵曲,依班音樂人包括馬來亞人、香港人、澳門人、廣東人,同一啲上海以粵語為母語嘅人等等頻繁交流,最後誕生出最早期嘅粵語流行音樂,當時係叫做「廣東音樂」。依班音樂人後黎就各自去咗自己想發展嘅地方,將「廣東音樂」再發展落去。比較特別嘅有兩種,一種係主流論述成日講、話係香港粵語流行曲前身嘅「上海時代曲」;同埋真正作為香港粵語流行曲前身、俾主流刻意掩蓋嘅「香港流行曲」。

 

香港流行曲係1920年代中期到香港戰前,主導香港流行樂壇半壁江山嘅音樂種類,最初唔少音樂人係獨立作曲、編曲等、灌錄唱片然後售賣,有啲會喺冰室、餐室、舞會甚至遊樂場嘅休憩場所播放。香港流行曲同上海時代曲,可以話係同時代發展但互不相干嘅產物。到咗30年代,因為香港廣播電台喺1928年試播之後幾為成功,政府亦主導喺公開場所,例如公園廣場定期廣播音樂,舉辦免費平民舞會,音樂內容除當古典西樂、古典粵樂之外,重有當時最流行嘅Jazz同埋香港本土嘅流行曲。

 

而且30年代,睇戲已經成為香港社會日常娛樂,唔少本地電影都會用本土流行曲做插曲,當時嘅戲路都好闊,有青春歌舞片、奇幻片(例如阿拉丁改編作品)、宣揚自由戀愛嘅愛情片、天馬行空嘅泰山改篇作品、偵探片、恐怖片等,所需要嘅音樂同主題曲都唔同,戲路闊嘅同時亦都帶動到音樂產業。去到戰後50年代,一班戰前音樂人再次灌錄新一批香港流行曲,重新引起潮流。但去到50年代末遇到衝擊,並唔係因為英國音樂嘅流行因素導致,而喺一啲由中國逃難到黎香港、相對富裕嘅上海難民,睇唔起粵語同埋香港流行曲、認為依啲係低俗不文,只有「中國國語」嘅舊上海文化同時代曲先係真正有文化嘅代表,所以戰後一段時代,粵語歌一度受到打壓,直至70年代再次復興。而戰後電影業亦多黎自南洋資金,上海難民部份係存在貢獻,但只係一部份,香港電影成功係因為本土已經喺戰前打落基礎,並唔係因為中國人而出現。

 

所以香港流行文化其實亦唔係好似主流論述咁講,一切一切都係要「多謝上海難民黎香港」。




三、香港嘅建立係因為英國人想同中國做生意

 

而講到香港最核心嘅問題,就係成日會有人話︰「英國佬建立香港,係因為要同中國做生意,佢點會試圖同化你吖?」。首先要指出嘅係,作為殖民大國嘅英國,佢嘅目光冇咁細,佢當時要打開嘅市場唔只係清國,佢要打開嘅係整個東亞貿易,即係清國、朝鮮同日本三個未開發嘅市場。

 

除咗東亞貿易,英國建立香港嘅目標,就係增加佢喺東亞地區嘅影響力,香港係長期作為英國價值觀傳播基地而存在。日本嘅明治維新、清國嘅改革,都係自香港取經,日本甚至直指香港係展示東亞同西方文化可以成功揉合嘅模範。

 

去到二十世紀初,英日關係嘅蜜月同英清關係嘅和好,令到東亞貿易更更順暢。但1912年清國滅亡後,新興嘅中國喺1928年推行貿易保護政策,排斥英國商品(包括香港貨)之後,香港嘅定位就更加重要,佢嘅地理優勢令到香港變成英屬馬來亞、澳洲殖民地同香港之間嘅帝國內金三角貿易圈︰馬來亞提供原料、香港加工、成品賣去澳洲。再喺依個貿易圈上,將香港變成出口帝國產品去中國以外東亞市場嘅基地。香港—馬來亞—澳洲嘅密切關係,依點亦都係點解香港喺將英國文化在地化嘅時候,會出現同馬來亞同澳洲咁相似嘅原因。



終、中國難民神話與中國化運動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中國好快就捲入內戰,最終嘅結果係中國共產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國民黨敗逃到戰後自日本佔領嘅台灣。依個結果導致戰前唔屬於中華文化圈嘅台灣同香港,大量湧入中國難民,喺50年代分別佔咗兩地嘅1/3人口。難民問題除咗本身帶黎嘅文化衝突之外,中國難民之中,亦有大量有極端民族主義嘅學者,依啲學者對無論台灣定香港嘅在地文化、包括殖民地混合文化或本身嘅「原住民—漢混合文化」,都係睇唔起甚至覺得係低劣不堪。佢哋認為「中華文化花果凋零」、意圖喺兩地建立「中華文化復興基地」,不停喺教育同社會控制方面,令兩地民眾產生中華認同感。其中一個最有效方法,就係令民眾覺得本地之所以可以成功,依靠嘅係中國難民嘅貢獻,從而貶低其他種族嘅貢獻,對香港黎講,就係抬舉中國人尤其上海人、刻意忽略猶太人、英國人、巴斯人、印度人、亞美尼亞人、馬來亞人等人嘅貢獻。

 

戰後喺香港同台灣興起嘅中國化運動,雖然程度上有差異,但本質係相似,目標都係以消滅本土文化(戰前嘅混合文化)、強殖中華認同感為目的嘅政治運動。至於點解明明香港戰後繼續係英治時代都會出現依個問題,最主要原因就係教育,戰後初期香港政府資金不足,對自行辦學嘅中華文人,除咗涉及共產黨宣傳,太多都係積極不干預,咁令到中華文人有機會自教育滲透香港,當愈多受中華教育長大嘅學生,再投身到唔同嘅專業範疇,整個社會風氣開始中華化嘅時候,香港人錯誤相信中華化=反殖,而喺當時嘅戰後世界,反殖就係真理,無論係共產黨定係乜嘢黨,而英國亦都冇任何藉口再去阻止中華化。去到麥理浩年代,作為中國通嘅佢,亦都主張香港中華化,因為佢相信咁樣代表嘅係「脫殖」,同佢之前、尤其是戰前嘅總督強調香港本位嘅態度完全唔同。

 

去到7、80年代,司徒華喺1977年策動嘅教育中華化運動、1982政團匯點以「推動香港民主回歸中國」成立,到英中聯合聲明簽署後,已經篤定香港未來嘅1986年,香港政府再次採納已經中華化嘅教育部門建議,將香港教育中,大部份嘅香港元素去除,加入大量中華民族主義教育內容、例如香港與中華民族等等,令到香港人中華認同感更為上升,潛移默化下,依種思維同認同亦成為主流。

 

直至2010年代,本土運動再次展開,香港認同再次同中華認同角力。去到今日,天然獨嘅世代都開始有自己政治上對香港嘅認同。但對於文化認同方面,如果唔搞清楚中華文化其實係戰後強殖香港嘅產物,將香港文化同中華分返清清楚楚,唔係嘅話,冇文化自主嘅民族,係唔會有未來。



「我哋追求獨立,唔係因為厭惡其他人,只係我哋更愛牙買加。」

——Alexander Bustamante,首任牙買加首相

About Author

Cal Tatara

Cal Tatara
Museum of Hong Kong 創辦人、喺香港嗰陣主要做殖民地及香港研究、同埋每年舉辦香港節活動、依家旅居英國嘅香港人。
我始終相信「The Best Inspiration is Truth」。